秒速时时彩
  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夜深不人静第22章   多见你一面(1)

    第22章   多见你一面(1)

    作者:被窝很暖    

      (1)

      我长大后就很少生病,所以一整天的头疼,午饭吃不下,也没意识到自己正在发烧。

      熬到下班,回家后便瘫在沙发上,一不小心睡着了。

      “醒醒,你发烧了,带你去医院。”耳旁是妈妈的声音。

      发烧?我发烧了吗?不情愿的睁开眼睛,我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,不烫啊。

      “没有啊。”我小声的反驳。

      “你的手也是烫的,能摸出什么。先把水喝了,去医院打支针吧。”

      “打针吗,打针好疼的,不如吊针吧。”我揉了揉食指,小声唠叨,“还要扎手指,好疼的。”

      妈妈弹了弹我的脑门,“生病了有什么办法,来,加件衣服吧。”

      是没什么办法,我猛灌下一杯温水,穿上外套,软绵绵的走出门外。

      (2)

      正值6月下旬,南方的流感高峰期。

      排队的人很多,本应清冷庄重的医院看起来像闹市,如此,我更头晕了。

      体温高于38度便要验血,我拖了一整天,体温已高达39。5度。

      一路跟着妈妈的指引,顺利走过所有流程。

      生病的人,无论是思维,还是动作,都慢了一拍,还好不是一个人来看病啊,我感慨道。

      等了很久,直至电子屏幕上我的名字显示“就诊”状态,我走了诊室,把验血报告递给医生。

      医生看了一会,问道:“最近,有觉得眼睛疼吗?”

      我用力的眨了眨眼,“没有。”

      “关节呢,有痛感吗?”

      我不知所云的摇了摇头,这提问的内容透露出不寻常。

      随后,医生递来一张纸,“你去抽血验一下吧,有可能是登革热,你的白细胞偏低。”

      “什,什么,登革热?”我的心疙瘩一下,虽然对登革热的了解不算清晰,但知道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病。

      “初步怀疑而已,先别担心,去缴费抽血吧。”医生用淡定的口吻目送我离开。

      但怎么可能不担心,我甚至忘记自己是用怎样的步伐走出门外,是怎么告诉妈妈,又怎么看到妈妈惊恐的表情。

      (3)

      验血报告要等半小时左右,我无力的倚在凳子上,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威胁。

      我对登革热确实不算了解,于是掏出手机,在网上查这病例的死亡率。

      “虽然你没有因为它而死掉,但是还不如死掉的好。”一位研究登革热的专家古博勒曾说。

      及时治疗的话,登革热的死亡率只有0。1%,真正让人绝望的是痛不欲生的并发症。

      但还活着的话,比什么都好,我突然不沮丧了,闭上眼睛,倚在妈妈的肩膀,行人嘈杂的声音渐渐虚幻,我似醒非醒。

      “你的化验单出来了,我过去拿一下。”妈妈轻柔的拍了拍我的头。

      我把重心移到椅背上,小声的回应妈妈。

      生病的时候,被人照顾的感觉真的很温暖,看着妈妈为我忙里忙外,心里暖暖的,这算是对病人一种特别的安慰吧。

      化验单上的指数我看不懂,但妈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,她说“阴性”即表示没有感染病毒。

      是吗?真的吗?我喜悦的站起,着急的去找医生确认结果。

      “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普通发热,吃两天药就好。”医生端详我的化验单后给出结论。

      “嗯,谢谢医生。”我发自内心的感谢,喜悦过后,我小心翼翼的问,“是打针还是吊针?”

      “都不用,吃药就好。”

      这时,我的喜悦达到顶峰,太好了,连针都不用打。

      也正因为这一时之快,往后的一周,我受尽坎坷。

      (4)

      回家后,吃了医生开的药,出了身汗,我退烧了。

      第二天起床,神清气爽,我以为这一切就此翻章。

      满心欢喜的吃完早餐,喜悦的工作一上午,午饭吃得饱饱的,舒坦的听着歌进入午觉时间,一切都朝着很好的方向发展,直到午觉醒来那一刻。

      头疼,又开始了,吹着26度的空调却发冷,这感觉十分熟悉,十分确切,是的,我又发烧了。

      昨晚医生开的药里没有退烧片,把药吃下后,过了三小时,依旧没退烧。

      头晕无力,也无心工作,离下班还有一小时,我依仗可怜的病人身份,获得提前下班看病的批准。

      走出公司,路上行人很少,还没到下班时间,平时人满为患的车站,此时空无一人。

      下午四点的阳光依旧灼热,我站在平日避而不及的阳光下,反常的身体竟觉得这阳光很温暖。

      这趟公交路过一家医院,离家很近,规模不大,没有精密的仪器,但应对简单的感冒发烧卓卓有余,我无心跑更远,也不想麻烦工作中的父母。

      这家医院开了很多年了,它正对着小学,旁边是幼儿园,这里有很多我小时候的回忆。

      那时生病,出校门就到医院了,打针疼了还不能哭鼻子,因为被一同前来的同学看见的话,会很丢脸。

      站在大门口驻望,很多有趣的回忆袭上大脑,我不自禁的勾了勾唇角,头疼似乎也减弱了些。

      “人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,却回不到原来的时光。”这是某部电影里,我很喜欢的一段话。

      但其实,回到原来的地方,勾起美好的回忆,也不错。

      —上篇完—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

    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