秒速时时彩
  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刑警1985第38章   40,你凭什么到闸口要抓我一个现傍

    第38章   40,你凭什么到闸口要抓我一个现傍

    作者:胡焱东    

      商君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呢?当雾庵为她解围时,她感觉到了一个男人的强大,自己的弱小;当他拖着她回办公室时,她是那么地温顺,就像一个小女人依顺着她的男人,是那么地有安全感。她全身心地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政委,她只是一个需要爱的小女人。她不敢往下想了,说:“好了,说正经的,你知道政法委来人干吗的吗,说是组织部询问政法委书记,吴大豪的大队长为什么批不下来,要是这样的话,谁去得罪组织部?吴大豪的副大队长还不就马上摆正!他一摆正,你的副大队长也就有戏了。”

      雾庵说:“这是为什么,我知道,但不告诉你。商家的人都不喜欢我,听说你老姐又要去政治部反映我这个土包子要吃天鹅肉什么的。”

      商君笑了,说:“是生米煮成熟饭的问题,说!在闸口旅馆和小娜有不有那档子丑陋的事儿?”她顿了顿,把脸一板又说:“小娜都承认了,说有这事,是真有这事儿?你不好意思说你只点一下头就行了。”

      又不是你亲眼所见的事儿,来一个死不认账是最狠的了,我就不信你商君希望我承认有这种事儿,雾庵想。你心里那个小九九〈方言:指小小的心事〉难道说我还看不出来吗?

      云雾庵说:“她承认个鬼,她不是一到家就被你派去了广州吗,她说什么?她说有就有,没有也有,她说没有就没有,有也没有。管她呢,这回你们商家的人,不整我个灰溜溜的,不会罢休。”

      商君说:“只是随便问一下,心里有个数。”

      心里有个数,有个鬼,雾庵想,不就是和莲娜在旅馆待了一晚?恋爱嘛,有那档子事儿也正常,你这个做小姨的,当时用得着发那大的火,比娜娜她妈商总还凶。他说:“你凭什么开车到闸口要抓我一个现傍〈方言:指正在实施的行为〉呢。”心里想:假若是听莲娜的,不睡到上午九点半不起床,那岂不是废了,那还真是捉奸在床呢。

      商君说:“人家担心你嘛,为了你好,怕你犯错误〈那个年代公安队伍谈恋爱也不许有性行为〉,去接你回来,你还生我的气。”

      雾庵说:“我都快二十八了,艾忠与我差不多年纪,小孩子都两岁了,我犯什么错?这年底我再不在城里找个女朋友去乡下见我老妈,她老人家就要带乡下姑娘进城来相我的亲。”

      商君说:“那你也不能找一个她爸妈反对的女孩子呀。”

      雾庵嚯地站起来,生气说:“那我找你,你妈不反对,可你又不喜欢我!我怎么办?真是,我走了。”

      自己不正是这样想的吗?商君想。心中的秘密被雾庵说破了,她大窘,脸红破,说:“你坏蛋,我是不是你的政委?我就知道在你眼里一直是个小女人。”

      雾庵不吱声,出了门。

      就在这会儿电话响了,是韦莲娜打来的,找云雾庵。商君说:“等一下,”放下话筒喊。“雾庵,电话,”她赶到走廊上叫。

      雾庵转回来。

      “找的巧,找我,打到你办公室,只有你们商家的人才会假公济私,”云雾庵嘀咕,就接电话。商君把他按在椅子上要他坐下说。她立在他身边。

      “谁呀,没事找事,干吗?”雾庵就知道是韦莲娜。因有商君在一旁,他就装蒙。

      “板板日的〈武汉方言指:坏蛋的意思〉,是我,你说干吗?”韦莲娜打情骂俏的调调。

      云雾庵电话里也看得到她在眉色飞舞,说:“干吗?”他故意干巴巴的调儿,好叫商君认为他与莲娜不是那么离开了就不得了了的那一种关系。

      莲娜电话里不高兴了,说:“你怎么了,人家想你,就听听你的声音也不行哪,板板日的,是我妈又找你麻烦了?”

      雾庵说:“没有,莫说你妈的坏话,你妈还不是为了你好。你要是真跟了我,一点前途也没有,你还不知道吧,昨天我就听人说,支队报我二等功,结果有人说我办案打人,还引诱犯人招供。结果,只好改报一等奖了。”

      莲娜问:“那大豪呢?”

      “他呀,还好,个人三等功,再就是我们队集体二等功,你有什么新闻?”

      “我们江怀志副支队长的脸皮被他老婆抓得不像样子,不知道吧?不然,他咋会来广州呢。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出门。”

      “我管他什么陈芝麻烂冬瓜的事,我问的是白无黑的情况。”

      “通过调查,金香炉是铜的,白无黑也知道不是金的,所以,她没有必要去下毒,害死舒构;过一天巴,我们就回来了,还有啊,白无黑还在生我的气,说恨死了我,说你是她的男朋友,被我抢走了,你俩是牟大妮介绍的。”

      “你莫听她乱说。”

      “我才不听呢,你想我不?”

      “你说呢,好了,电话不要钱啦,你家的政委就在我身旁,不说几句?你看她那个气呼呼样儿,大眼一瞪着,要吃了我。”雾庵不顾商君愿不愿意听莲娜说,跨一步,左手一揽她的腰肢一拽。商君没防备,倒向他怀里。她只好接过话筒,脸都红破了,说:“你打什么电话,说?”

      商君说莲娜,也不忘瞪了云雾庵一眼。云雾庵还揽着她的腰呢,幸好进门时,磕上了门,云雾庵这才触电般地放开手。

      莲娜没话找话说:“你老姐没找他什么麻烦吧?”

      正找不着岔子呢。商君立马佯装恼了,训斥莲娜说:“你玩邪了,你是咋叫你妈的,你妈就你妈,什么我老姐?是不是向某些人学坏了,七门八路的!”

      向某些人学坏了,那不就是指云雾庵!莲娜想。她说:“我怎么就学坏了,他坏吗?怎么坏了。”

      商君一时急了,脱口而出:“还不坏,他把我这个政委不放在眼里,瞧他那个笑样儿,那神态,明明是篾视我。”她望了雾庵一眼又对着话筒说:“看你找的一个什么人,连小姨他都不放在眼里;在他眼里我简直就是一个小女人,气死我了。”

      也是。莲娜生气了,说:“叫他接电话,玩邪了。”

      商君只是瞟了云雾庵一眼,就对莲娜撒谎说:“电话,他不接,知道你没什么好话说,他这个人迟早是个花花公子,好了,你这一两天不就回来了,他走了,吃中饭去了。”

      商君压根儿就不想对莲娜说什么,也不想雾庵对莲娜有什么解释,巴不得他们越误会越好,就压了电话。

      雾庵说:“你什么意思?真是个小女人,懒得和你计较,我吃饭去了。”

      商君说:“你又骂我小女人?我不吃了。”她真的坐下,不动了。

      雾庵说:“饿死你。”他没再理会她,就出了门。

      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

    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