秒速时时彩
  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找寻回来的尊严第28章   国航的空姐

    第28章   国航的空姐

    作者:深蓝天空    

       日子充实而单纯,只是周末之夜,还是感觉到孤独。

      有时候,晚上迷迷糊糊之际,也曾想起过杨妍,可是李琛那兄弟又来泼冷水,“想一想你的美丽我的平凡,一次次默默走开”。

      君住长江头,我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

       又是一个星期六。

       按照约定,我来到了兼职的那家房产公司。

      走进豪华、气派的财务总监办公室,感觉这才是现代化企业。

      来东海后,从办公室的变迁,也显示着我不断努力的轨迹:从最先8人隔断的大办公区,到4人对坐的小办公室,再到三足鼎立的单间,最后是大办公室。

      “刘哥,你来了呀。”张姗正在帮我整理房间,听我进来,抬起头,嫣然一笑。

      “嗯,今天事情多吗?”我也报以微笑。

      “这是下周要付的各种成本和费用单据,”张姗捧着厚厚一摞工程付款审批单和费用报销单,走到我面前。

      暗香浮动,感觉自己8个月的忍耐好辛苦。

      有些事情,你越回避,它却往往发生;有些感情,你越压抑,它就来得更快。

      我深吸了一口气,不敢再看她已经渐渐朝雾蒙蒙的眼神。

      “我不是和钱总说了吗?他签字就可以了啊。”看到大部分单据钱总已经签完字,我感到很惊讶,为什么还没支付?

      “哦,钱总吩咐了,你才是最后签字人。他想你来把关。”

      “感动”。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,就开始审核单据了。

      张姗今天很奇怪,没有像以往一样站在我背后,或是坐在我对面,她叹口气,轻盈地走了。

      老的楼盘还没建完,新的项目又开始了奠基。

       本着对钱总负责的态度,我一直伏案审签,并加注意见。

      中午吃完饭,我又审核了记账凭证,然后让张姗通知谷正和黎明来公司开会。

      小会议室里,点燃一支烟,我笑着对他们说:“这段时间辛苦了,抽烟就自己拿”。

      谷正和我一样,是个老烟民。黎明不抽烟。

      “本周有没有什么重大问题?”我看着两人说。

      “没有什么,就是资金有点跟不上,摊子铺得太大。”谷正笑着说。

      “刚才我看了下资金报表,老项目的二期工程收了大约13个亿的定金。”我启发他们道,“你们谁能说说订立的订金和决定的定金在税法上的区别?”

      看了一下埋头记录的张姗,我又吐出了一个烟圈。

      没有人回答。

      财务经理谷正会计业务娴熟,但是税法掌握上还欠火候;财务主管黎明这个小帅哥,会计业务水平还有待提高。

      就在这个时候,钱总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,身边跟着销售总监和总工。看我要站起来,他压了压手,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。

       “在税法上,定金是要作为预收账款预交营业税的;而订金则作为其他应付款,不需要预交。因此,如果我们是订金合同,你们算算我们能缓交多少税款呢?”

      “7215万元。”黎明年轻,反应就是快。

      “总监,还是你厉害!”谷正小小的拍马。“这下我们预算的资金缺口就几乎没有了。”

      “嗯,我看了预算,下个月的资金缺口是7190万元”。在普度区4S店预算实践成熟的基础上,上个月在房开公司我也组织实施了全面预算管理。

      “老乡,你这套预算管理真心不错!”钱总显然抑制不住兴奋,“我刚从XG回来,让秘书问你来了没有?张姗说你今天在,所以我就不请自来。看来我是来对了嘛!”

      “钱总来了,大家欢迎。”我带头鼓掌,必要的礼节还是不能省的。

      掌声过后,钱总很感慨地说,“以前他们要我签字付款,我很为难。各个部门都要用钱,可是账上资金够不够?哪些钱又是刚性开支?我是一点底都没有。”他感激地看着我,“刘总监来了,他的预算管理让我不再头疼,太省心了”!

      “谢谢钱总夸奖,应该的。”我赶紧站起来,谦虚道。

      “坐吧,以后你发言不用站起来。”钱总右手往下压了压,又给我了一个特权。“本来我还发愁这个缺口怎么补上?战总工建议我从5个单体的施工进度款扣。”

      “老板啊,农民工的钱不能拖啊!”我可是太了解那些小包工头了,我的同学包二贵,讲了很多他们圈子的事情。

       包工头不敢得罪开发商,您说给多少就多少呗!但农民工就惨了,有点良心的,还在春秋两季开学和农民工过年回家时,发点拖欠的工资。

      “现在当然不用拖了。”钱总高兴地说,“你都帮我找回来了嘛。但我钱为民无愧于良心,国家税款和农民工工钱咱从来不欠一分。”

      “老板,那我们和客户签订订金合同好了。”销售总监辛勤站起来说,人长得瘦小精明,脱发,像极了法国喜剧片《虎口脱险》里面那个指挥家的扮演者路易•德•菲奈斯。

       这个人不错,不但有客户,而且销售理论和实践都很专业。

       按规定请客户是可以报销的,但他自己掏了,说工资高,还有提成,就不占公司便宜了。和托尼比起来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       同样是XG人,人和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

       “我看行”!钱总思考了一下,高兴地说。

      接着,我命令谷正尽快和钱总汇报,制定差旅费补助标准,很公平地对员工出差的辛劳给予一定的补偿。

       税法允许一定标准的差旅费补助,还可以省税。但不少企业抠门,不给,员工出差还得自己掏钱吃饭,所以很多人不愿意出差。 最后我对总工战德成,一个40多岁,个子很高,风度翩翩,长相英俊,头发自然卷的男人说。

      “战工,请你修改一下G地块花园洋房的建筑合同,好吗?”

      “why?”战工一脸惊讶。

      “因为里面涉及到甲供材。”我对着钱总解释道,“按照税法规定,房开商提供的设备,不用缴纳营业税,请你单独签订分包合同”。

      “可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的啦?”有些搞技术的,只会就事论事,甚至把一切都归咎为技术来解释。

      “如果是总包合同,建筑方要多交营业税啊。”我只好无奈地说明,“根据测算,这些设备价值1个亿,要多交539万元税款。”

      “也不多嘛!”战工不解地问,“再说了,那不是建筑公司交吗”?

      “哈哈哈,可爱的战工”!我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,“咱们现在的工程款里面是不是包含了这部分税款?建筑方工程款都已经计算了该交的各项税金,表面上是乙方在交,但实际上还是我们甲方付给他们的啊!”

      “哦?”战工还是转不过弯来。

      “我算听明白了”!钱总更兴奋了,“老乡,快说说还有什么发现?你总是能不断地给我惊喜啊!”

      我不理会他的激动,士为知己者用,索性多给点惊喜给他。

      “先把这项说完,整个老项目“蓝色经典”的设备款大约6个亿,如果单独签订分包合同,我们可以节约3234万元的税收,并且这是税法允许的!还有新项目我还没有测算”。

      “天哪”!钱总一下子站了起来,两手互相搓着。“天哪,老乡啊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。我给你配一辆专车吧?”

      “谢谢钱总”,公司总监以上人员,都配备了专车和专职驾驶员,“但不需要,我一周才过来一次”。

      别闲置了。在汽修厂,哥们就是个小经理,还是别太张扬了。

      “大气!这样吧,张姗,你通知小车班,就说我说的,以后只要刘总监来公司,一律派车接送。”

      “是的,老板”张姗站起来说。

      “真不用这么麻烦,算了,那就谢谢钱总了。”

      谦虚是为了赢得第二次赞美!我可不想这样。

      会议结束时,已经快5点了。

      我正要收拾东西赶回去给儿子做饭。

      张姗走了进来,欲言又止,看来似乎在鼓起勇气要说点什么。

      “小张啊,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  “刘哥,今天晚上能一起吃个饭吗?”张姗有些羞涩地看着我,怕我拒绝,很紧张的样子。

      “美女啊,我是真想答应你”!人的一生,不知道会遇到多少次这种两难的局面。“可我儿子在家,等我回家做饭呢”。

      “啊?你儿子,他什么时候来的?我记得他不是判给你前妻了吗?”张姗眼神写满了问号。

      “来了大半年了,我想让他考大学时不要那么累,所以转户口那会把他要回来了。”

      想想也没什么可隐瞒的,再说了,我虽然有点渴望一份新感情,但在我潜意识里,比我小7岁的杨妍应该是最佳人选。

      张姗还是小太多,10岁吧,感觉会有代沟。

      “你对儿子真好”。张姗敬佩地看着我。

      “能不好吗?相依为命吧”。我有些无奈地说。

      “你女朋友对他好吗”?她试探的口吻。

      “无所谓好坏,她和我分手了”。分手,这不是所愿,却阻挡不了。

      “哦”,张姗仿佛如释重负。“今晚是我的生日,你能陪陪我吗”?

      “啊?那我先安排一下吧”。电话里交代儿子从抽屉里拿钱,最好叫外卖,晚上就别出门了。

      “刘总监,你好”!办公室门被推开了,老板帅气的孙秘书走进来通知,“钱总请你们财务部的4个人晚上聚餐”。

      在公司,钱总很少和内部人吃饭,用他自己的话说,这是要保持神秘感。

       “好的”,我无奈地看了下张姗,心说,不是领导不给你面子啊。

      “刘哥”,等孙秘书走后,张姗一点也不沮丧,反而兴奋地说,“本姑娘现在才知道,跟着你会沾多少光呀”!

      晚上的聚餐,就在公司隔壁的“安逸天府”,一家正宗川菜馆。

      走进大厅,正面墙壁上是巨幅的“桃园结义”画像,居中的刘皇叔刘备黄脸双手垂下遥望前川,左手侧后的红脸关云长关羽一手立刀一手理髯目视前方,右手侧背的黑脸张翼德张飞倒背丈八长矛豹眼圆睁。

      背景是粉红的桃花开满的树林。

      左边廊坊的包间是“桃园坊”,“三顾茅庐”、“千里走单骑”等,主要描述蜀国建立前的故事;右边过道的包间则是“大蜀国”、“五虎上将”、“孔明在北伐”等蜀国后期的传说。

      每个包间里面都有油画,还根据故事情节,设置了一些小陈设。

      餐饮文化,我们吃的是文化啊。

      钱总选的是“三顾茅庐”包间,我们财务部的几个人先到,等了一会,钱总和辛总监、战总工也走了进来。

      10分钟后,门被推开了,一个高挑、靓丽的空姐拉着一个蓝色的拉杆箱走了进来,感觉包间的灯光瞬间明亮起来。

      她大约175的净身高,戴着天蓝色的空姐帽(帽子最前面是一个镂空的银饰飞鹰),白色衬衣外面是深蓝色的v字型交错的无袖上衣,在玉颈上,是浅蓝的丝巾,丝巾的接扣处由粉红和深红衬托出明黄色的蝴蝶结,深蓝色短裙。

       大概外面很冷,脸蛋有些红透。她肌肤胜雪,双目犹似一泓清水,顾盼之际,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。

      奇怪的是眼睛,竟然是蓝宝石。

      头发可以染,难道眼睛,眼睛也能染吗?

      “舅舅”!如黄莺婉转,真好听。

      “小曼,来,坐舅舅身边”!钱总站起来挥手招呼。

      美女带着一丝寒风和清香经过我的身旁,挨着钱总右边坐下,和战总工紧邻。

       本来钱总要我坐右边第三个位置,但战总工旁若无人地先坐了下来,我只好坐在他的旁边。我的右边是辛总,张姗挨着,她旁边是黎明。

       好嘛!哥们今晚一个美女也够不着了。

       “我来介绍一下,我外甥女罗曼,在国航工作。”钱总骄傲地说。

      哦,原来是国航的空姐。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

    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